首页>> 历史军事>> 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事 >> 第五百五十五章 出洞天!虎归山!

第五百五十五章 出洞天!虎归山!(1 / 2)

作者:女神的上门狂婿

一开始韩子平还觉得奇怪,杨紫曦如果同意屈服他,还跟她爸商量什么,直到发现毒药和解药少了,连起来才知道,杨紫曦这女人看似傻乎乎的好骗,实际上也聪明的很,反过来也会骗人,把他韩子平这么精明的人都给骗了。

"我没有!"

杨紫曦咬牙道:"不是我偷的,也不是我爸送出去的,可能是紫琪偷的想嫁祸给我,使你一怒之下把我杀了。她才可以高枕无忧,不用再怕我屈服于你而让你把她杀了,她真的好狠心!"

如果没有发现自己怀孕,她肯定会说是我偷的,你杀了我吧,这样她也好解脱,反正解药已经送出去了,师父和张天师的毒也解了,她也就没有罪孽感,死也能瞑目,还可以下去找陈华,和陈华一起去投胎,说不定下辈子还有在一起的希望。

可是现在发现自己怀孕,她不为自己想,也得为孩子着想啊。

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,都不给孩子来到这个世上的机会吧?

当然,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把孩子生出来,但她愿意为了孩子而坚持。争取撑到生出孩子的那一天,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再走,那样一来,她觉得这辈子不枉人间一趟,至少还有个孩子能够为她延续生命。

所以她才不承认是她偷的,得嫁祸给杨紫琪。如果韩子平能因此除掉杨紫琪则最好,不除掉杨紫琪她也没有损失。

"真的不是你干的?"

韩子平被说的动摇了原先的想法。

杨紫琪确实也有嫌疑,因为她能进出他的房间,而且还能进出韩家,偷解药给国家救莫言师太和张天师,可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哪天他要是倒了,她杨紫琪不至于会死。

当然,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,至于是谁偷的,他现在也没有确凿的证据。

"不是我!"

杨紫曦咬定不是自己干的。

韩子平这才松开了她。

杨紫曦坐起,气呼呼道:"不是我干的,你还坐在这干嘛,去找杨紫琪啊,还口口声声说喜欢我,遇到事就怪罪我头上,这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风格吗?"

韩子平笑了笑,问道:"你的身子怎么那么冰凉?是不是生病了?"

"你天天把我当犯人一样关着。我能不生病吗?"杨紫曦没好气道。

韩子平起身:"我去找医生给你看看。"

他走后没多久,就有几个医生带着设备进来,给杨紫曦检查起了身体。

一番的检查之后,为首的医生走到外面,对韩子平说道:"韩家主,杨小姐的情况有点不乐观啊。"

韩子平急问:"得了什么病?"

医生道:"查不出是什么病,但她的体温只有二十六度,比正常体温低了十度,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疟疾信号,要是体温持续下降,身体机能会逐渐丧失,最后危及性命。"

"对了,而且她还怀孕了。"

杨紫曦早骗过韩子平她怀孕,所以有心理准备没有因此而吃惊,但杨紫曦的状况却是让他眉头皱起:"会不会怀孕而引起体温下降的?"

医生摇摇头:"没有这个可能,她这种情况非常怪异,建议韩家主送她到大医院去检查检查,免得耽误最佳治疗时间。"

"我知道了。"

韩子平快步跑进杨紫曦的房间。

"收拾一下,明天和我去米国。"

他直接很霸道的对杨紫曦说。

杨紫曦皱眉:"去米国干嘛,我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"

韩子平冷声道:"知不知道你自己身体是什么个情况?"

杨紫曦愣住,弱弱问道:"什么个情况?"

韩子平脱口而出:"你的体温只有二十六度,查不出病因,医生说这样下去会危及你的性命你知不知道?"

"所以你明天必须跟我去米国,我带你去米国最好的医院,看看能不能查出病因,根治你的病。"

"我想方设法的去得到你,不想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,所以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敢跟我说不去,我杀你爸,再杀方诗韵和陈华的儿子!"

杨紫曦想不去都不行了,后路已经被韩子平堵死,必须得跟他去了。

当然,去去也行。万一能治好这个病,她就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了,她不为自己,也得为了孩子着想不是?

说不定中医治不好的病,西医能治好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正如西医下的毒,孙神医费劲办法也解不了毒,只能压制不让中毒者死去,毕竟这毒化学药剂合成的,中医解不了也正常,说不定她体能的寒毒,用西医的化学药剂能解了也不是没可能。

总之,她也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。

不过她不忘提醒:"你把我都关出绝症出来了,得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,不许下药流我的孩子,否则我死也不会去!"

她态度异常坚定。

要是治好了,孩子没了,那还有什么意义?

"我要流你孩子,你那天说你怀孕我早下药给你流了。就知道流了你的孩子你得跟我玩命,所以我才没有流你的孩子。"

"但你也得答应我,治好你的病,等你生出孩子,你得乖乖的做我女人,我不嫌弃你生过孩子。你也得忘了对我的仇恨,并且我会把你和陈华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,可你要是还不做我的女人,跟我耍脾气,我掐死你和陈华的孩子!"

韩子平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杨紫曦咬着嘴唇,考虑了良久,才点下头:"好,我答应你!"

这次她是真的发自肺腑的答应。

不为别的,就为了陈华的两个孩子都能长大成人,不被迫害致死,她愿意去承受她所不想承受的一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